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期刊 > 《心理与行为研究》 > 2016年第4期 > 正文
编号:12967316
人类疼痛表情研究进展(1)
http://www.sjyouthbase.com 2016年4月1日 《心理与行为研究》2016年第4期
     摘要 疼痛表情是人类疼痛表达的行为方式之一,具有重要的生存适应和社会交流价值。疼痛表情研究应当遵循行为观察方法,基于面部运动编码系统(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,FACS)的表情编码有助于疼痛表情的量化分析。年龄、性别、社会因素、文化背景等多种因素会影响疼痛表情表达,使疼痛表情在不同个体之间表现出共性和个性并存的特性。在不断改进研究方法的基础上,未来可对疼痛表情的生理心理机制作出更多阐述,并有望建立完备的人类疼痛表情信息库。

    关键词 疼痛表情,FACS,社会交流,生理心理机制,疼痛表情信息库。

    分类号 B842.6

    1 引言

    国际疼痛研究学会(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,IASP)将疼痛定义为“一种与组织损伤或潜在的损伤相关的不愉快的主观感觉和情感体验”(韩济生,2012)。作为一种与伤害相关的特殊感觉体验,疼痛对个体的生存有着重要意义和价值。疼痛既可以使个体避免危险处境,也有利于伤害部位的组织修复。

    除了引导人类趋利避害,疼痛还能够引发生理、心理、行为等一系列的反应。经过漫长的进化,个体能够通过多种行为方式传递疼痛信息,如个体既能通过躯体的活动或运动表达自己的不适,也能通过言语或面部表情的改变展现自己的痛苦。这些声音、动作或体态构成了丰富的人类“疼痛语言”。Ahles等人(1990)与Poole和Craig(1992)发现,即便是被试言语报告否认疼痛的情况下,旁观者也能通过被试的面部表情判断其所承受的疼痛,由于面部的疼痛表情很难被隐藏和伪装。因此能够传递较为精确和可靠的疼痛讯息。Hemann和nor(2002)指出,疼痛表情不仅仅是表情的某一个类型,更重要的是疼痛表情反映了人类进化的一种社会交流倾向,它能够传递各种有害刺激带来的不适感,并能引起旁观者的关注和照顾行为。

    2 疼痛表情的研究方法

    2.1 疼痛表情的采集方法

    疼痛及疼痛表情的产生源自于伤害信号,这种伤害信号可能由各种生理或病理疼痛刺激所引发。在疼痛表情研究中,为诱发被试的疼痛表情,研究者需要选取适当的疼痛刺激来源。病理情况下。各种炎性疼痛、神经病理性疼痛、功能性疼痛甚至精神性疼痛都能引起个体的疼痛表达和疼痛感知(韩济生,2012)。而对健康被试而言,激发生理疼痛的方式有冷热刺激、机械刺激、电刺激、化学刺激等。Kunz,Lautenbacher,Leblanc和Rainville(2012)将可产生小幅热脉冲的接触探针作用于健康被试的小腿部位皮肤,以诱发局部疼痛并研究因此而产生的疼痛表情。Goodenough等人(1997)则对4-6岁儿童在接受免疫接种肌肉注射时的疼痛表情、自我报告及其他行为进行了研究。在施加各种类型的疼痛刺激时,需要考虑对刺激的物理属性和特征进行有效控制,例如,精准控制疼痛刺激的持续时间、强度、频率等参数,既往研究中也涉及到了刺激时相的标定和被试痛阈的测量,这有助于进一步提高各被试之间疼痛表情的可比性。

    通过各种方法而诱发的疼痛表情,是个体疼痛表达的行为方式之一。与其它行为研究相似,疼痛表情的研究也需遵循行为观察的方法。研究者所选取的行为记录方法和媒介合适与否,直接关系到研究资料的收集和科学证据的获取。在抽样原则上,对于疼痛表情研究而言,一般需要逐个观察每名被试的表情变化,因此在被试已确定的表情研究中,通常不涉及针对受试人群的进一步抽样:对于疼痛表情研究的记录原则,由于表情变化具有特征显著、出现迅速、持续短暂、控制不随意、可被观察者自动评估等特性(Ekman,1992),因此一般使用持续记录的方法全程采集,以避免遗漏需记录的疼痛表情。为了便于反复观察和量化分析,研究者一般将被试的疼痛表情进行视频录像,以保证资料的准确性和完整性。在采集之前,研究者首先应当制定严格的操作流程,对疼痛刺激的参数和表情采集的起止时刻等做出详细的计划,从而在采集过程中精确、全面记录被试的疼痛表情。

    然而,疼痛表情的采集仍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制约,某些类型的刺激在疼痛诱发过程中本身具有不可控的特性,它们带给被试的实际感觉是否为疼痛还不得而知,例如有被试报告冷刺激和电刺激带来的是僵硬和麻木的感觉,在这种情况下其面部表达的情绪更倾向于厌恶、恐惧等,很难界定为疼痛表情。而即便是在较为明确的疼痛刺激条件下。由于疼痛带给个体的情绪成分尚不明确,很难保证任何一种类型的刺激为“单纯的疼痛刺激”,这与疼痛的心理学内涵和多维性质是相互交融的。Izard(2002)发现。意料之外的疼痛刺激不仅能激发个体的疼痛表情,也能引起个体愤怒的面部反应:预期之内的疼痛刺激则能诱发个体的疼痛和恐惧面容。那么疼痛究竟是对愤怒、悲伤、恐惧、厌恶等基本情绪的整合,还是对上述基本情绪的补充,还需要进一步对这些掺杂了多种负面情绪的“疼痛表情”进行深度剖析。

    2.2 疼痛表情的编码方法

    面部表情作为识别和探知个体心理活动的可靠指标,吸引大量研究者对其进行论述和探索。最初的疼痛表情研究是对疼痛表情进行直观的语言描述,这虽然能直接反映面部活动特征。却无法将表情信息量化,亦无法使用科学方法对表情数据进行有效分析。采用表情编码的方法可以将复杂的面部肌群活动量化。以提高表情分析的精确性。目前的疼痛表情研究已涉及到一些表情编码的方法,即表情编码系统。

    其中,使用最多的当属面部运动编码系统(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,FACS;Ekman&Friesen,1978)。Ekman(2003)使用FACS对多种情绪下面部的每一组肌肉运动进行了研究,并与相应的肢体活动和大脑活动相结合,证实了FACS表情编码在情绪识别中的适用性和可靠性。将个体的主观情绪外显通过客观的面部肌肉运动方式进行记录,为疼痛表情研究开辟了新的途径。 (杨悦颖 杨海波 王晓琳 舒婧 王志强 谢敬聃 于生元)
1 2 3下一页

俄罗斯世界杯投注官网